烦啦烦啦

产粮不是给你吃的,就憋看了吧。
微博:tanameless。

来张古卷!!

无法肤吸。

艾凡看见安德鲁和他挥手,长风衣在风里被吹起一角,站在距离不远的台阶上,以手腕为固定点来回摆动手掌,像阳光里古老的黄铜摆钟。艾凡迅速回想起安德鲁腕骨凸起的弧度与掌心的纹路与温度,此刻艾凡脚下的土地因他想念的人而变得更加柔软。艾凡在走向安德鲁的过程中细数步数,三十二步,在刻板的鞋底与红色软泥土的挤压中得出结果,但这没办法验证。他想起轰鸣而过的火车。

艾凡整理衣襟站定在安德鲁的面前,两级台阶造成的劣势迫使他稍微仰起头来,“好吧,”艾凡说,并将手掌大小的书滑入口袋,“下午好,我的男孩。”他在安德鲁的面颊上留下一个吻。